张召忠接受凤凰专访:若你们愿意 我能继续发挥余热 2019-12-16 05:28

  作为一个退休老兵,余温尚存,如果他们希望我在网络上给大家讲讲国防和军事知识,我可以发挥点余热啊。

  张召忠:电视节目收视率其实在逐渐走低。2003年伊拉克战争直播的一个多月中,我参与的直播节目收视率是平时节目收视率的十几倍,高的吓人。当时多位高层领导当面跟我说,制作一些高质量的国防军事节目,通过电视来进行传播并影响大众,尤其是青少年观众,这是一件大好事,是国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最好方式,比报刊、杂志和图书传播,甚至比宣讲等任何方式效果都更加明显。电视节目的这种高收视一直持续到2013年。此间,我在央视的直播节目经常保持的2.0以上,最高到过2.82,1.5左右都算是低的。录播节目最高达到2.25,正常收视率也都在1.0以上。看看这两年吧,1.0以上的节目基本上很少出现。2014年12月我在北京电视台参与的一期《军情解码》收视率1.95,这算是最高的。2015年7月我参与的《军情解码》几期节目都在1.1到1.56之间。收视率走低说明什么?除电视开机率低之外,说明娱乐性节目在增多,军事类高质量节目在减少。

  凤凰军事: 电视军事节目收视率下降是个现象,您是专家,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人,您怎么解读这个现象?

  张召忠: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作为一个从事了几十年国防教育工作的老军人看到这样的状况,最大的忧虑就是担心中国的未来。如果年轻人不再关心时事和国防军事,如果整个民族的科技素质日益低下,未来的中国谁来保卫?高质量的兵员从何而来?人民战争的基础又在哪里?战争动员潜力还有多大?这可能是杞人忧天降,言过其实,但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看到很多“手撕鬼子”的影视剧和调侃军人、污蔑英雄、宣扬历史虚无主义的节目,我感到很气愤,现在的媒体实在是太乱了,不整顿真的是不行了。怎么整顿?整顿的方式一个是疏,一个是堵。大禹治水采取的方式是疏,1998年抗洪采取的措施是堵,两种方法都产生过很好的效果。所谓疏就是要制作出大量高水平的节目,把观众吸引过来,从而提升收视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