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民生建设应有社会结构视角 2019-09-06 14:35

  11月 1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座谈会时强调,“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要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结构性因素是民生问题关键现在农村民生建设成绩显著,但农村民生问题仍然突出,农村养老和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尤其突出。正确认识农村民生工作中的三个误区尽管中央政策对农村民生很重视,但各级政府业务部门在操作中存在的三个视角误区会对落实农村民生工作产生不利影响。第一个误区,认为农村民生可以货币化解决,即将农村民生问题归因于甚至简单归因于农民收入低,或农民对有效需求的支付能力不足。这就需要农村的民生工作精细化:民生需求精细化、民生服务精细化、民生思路精细化、民生研究精细化。

  关键词:需要;政府;支持;民生问题;农村民生建设;服务;养老;农民收入;经济发展;留守儿童问题

  年末岁尾,政府的工作总结和来年规划是必做的功课,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是其中两项基本内容,经济发展的成果需要在民生改善中体现出来。民生建设是党的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政策关注和深化改革着力的重点,农村民生建设是重点中的重点。11月1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座谈会时强调,“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要保障民生、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经济发展和民生建设一起谈,体现了大国总理对民生问题的高度关切和政府的责任担当。

  现在农村民生建设成绩显著,但农村民生问题仍然突出,农村养老和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尤其突出。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基层政府协调和解决这类问题时往往针对具体问题、依靠核算分类和进度指标,而在社会结构上关注不够,导致针对这类问题设计的解决机制缺乏效率、操作难以持续、项目示范不具备可重复性、技术支撑不具备可装备性。地方政府部门和工作人员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效果不明显、民众获得感也未得到明显提升。一些调查研究报告直面农村民生建设的困境,对问题的严重性分析到位,但对问题的复杂性以及引伸透视“小社会—大社会”关联的结构因素剖析不足。现阶段农村民生困境诸般具象背后,是农村家庭空巢化与村庄空心化的叠加效应,是家庭支持模式和社区支持模式的双重乏力。因此,需要把农村调查体验和情感认同与城乡一体化结合,自觉运用整体性视野和结构化视角,全局着眼、局部着手。如此,才能直面困难、对症下药。

  2009年以来,学者的一系列田野调查反映,在农村中存在着突出的民生问题,即农村养老和留守儿童问题已成常见现象,并具有规模化和类型化特征。有一种观点认为这类问题过去和现在都属于农村家庭内部事务,属于农民直系亲属代际间的赡养监护责任,但没有看到其原因在于社会流动导致当代农村家庭成员代际空间分隔所造成的农村家庭支持功能欠缺、农村产业业态单一、集体经济积累薄弱使得村落共同体的社区支持能力下降。总而言之,这是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和公共服务能力弱等结构性因素造成的。

  在我国,农村社会民生历来有三个支持体系:一是农户家庭;二是村社共同体;三是以政府为代表的国家支持体系。随着乡镇企业进园、农村劳动力进城,前两个支持体系开始经历深刻变化。在当代中国的社会转型进程中,传统农村的两个社会支持体系即农户家庭和村落共同体都在弱化,其表现就是传统的社会支持体系关系存在,但空间分离、日常互动减少、赡养责任形式化、社会扶持功能虚置。以前热热闹闹的自然村熟人社会、行政村半熟人社会,经历村庄空心化变成吴重庆教授所说的“无主体的熟人社会”。基层社会需要通过日常生活(日常交往、摩擦等)来识别和建立利益群体边界、确定行为准则。如果缺少了足够的行动主体,社会系统就会出现功能缺位现象。广大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流出后,村庄出现了因“主体”不在场导致的“病态”。杨华将农村基层社会的这种巨变概括为:村庄主体性缺失、公共性缺失和归属感缺失。